古诗文网

春从天上来·海角飘零

金朝吴激

会宁府 遇老姬,善鼓瑟。自言梨园旧籍,因感而赋此。

海角飘零。叹汉苑秦宫,坠露飞萤。梦里天上,金屋银屏。歌吹竞举青冥。问当时遗谱,有绝艺鼓瑟湘灵。促哀弹,似林莺呖呖,山溜泠泠。
梨园太平乐府,醉几度春风,鬓变星星。舞破中原,尘飞沧海,飞雪万里龙庭。写胡笳幽怨,人憔悴、不似丹青。酒微醒。对一窗凉月,灯火青荧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在金国都城会宁府遇到一位年老的宫姬,善于弹奏琴瑟,她对我说她曾经是北宋教坊的梨园弟子,我有感而发写下此词。
我独自漂泊在天涯海角,感叹汉代林苑、秦时宫殿,如今已经荒芜,只剩坠落的寒露和纷飞的流萤。梦中来到天上人间,满眼是金色的房屋,银色的画屏。歌声伴随着乐声,回荡在青天。老姬弹奏旧时宫中的乐谱,她鼓瑟的技艺高超,可与湘水之灵媲美。弹奏的既迅疾又悲凉,琴声犹如林中的黄莺,发出呖呖鸣声,又如山涧传来的泠泠水流声。
在梨园弹奏着太平乐府的时光,她曾度过自己的青春,现在她年华已老,两鬓斑白。战乱搅破了歌舞,战尘飞扬,沧海桑田变幻,万里江山,一片飞雪茫茫,在这北

创作背景

  吴激于宋徽宗宣和四年(公元1122年)奉使到金,被强留不遣。词人异国飘零,心怀抑郁,心中情感犹如孕育于地下的岩火,一触即发。所以,当他在会宁府(金国都城,故址在今黑龙江阿城县南的白城)遇见流离在北方的宋国宫姬,重闻故国承平之曲时,他写下了这首哀婉痛绝,极尽缠绵悱恻之致的词作。

参考资料:

1、鲁文忠.《中国古代音乐诗200首》.上海:上海音乐出版社,1993.07:第48页

赏析

  词的小序昭示了词人灵感激发、感而赋词的创作契机。

  上片“海角飘零”一句,描绘现时飘泊异乡、凄凉身世之状,既写自己,亦写姬人。语虽无奇,却极沉痛,非国破家亡、颠沛流离者不能道出,这句是全词情思感发的中心枢纽,词人的副局长的妩媚女下属们千愁万感,词作的千情万状,率皆由此生发而来。接下来五句措以虚笔,写故国歌舞升平,恍若梦里天上一般。“金屋”,华丽住宅,“银屏”,银色的屏,二句极写帝王生活的奢华、淫糜,类似于“汉帝重阿娇,贮之黄金屋”(李白《妾薄命》)的故事副局长的妩媚女下属们和白居易描写杨贵妃“珠箔银屏迤逦开”(副局长的妩媚女下属们《长恨歌》)的名句,暗讽之意顿现。副局长的妩媚女下属们词人点化这些历史典故,虚笔点染,借以代指本朝故事,寓意便非同寻

吴激

吴激(1090~1142)宋、金时期的作家、书画家。字彦高,自号东山散人,建州(今福建建瓯)人。北宋宰相吴栻之子,书画家米芾之婿,善诗文书画,所作词风格清婉,多家园故国之思,与蔡松年齐名,时称“吴蔡体”,并被元好问推为“国朝第一作手”。

猜您喜欢

水兰花慢 元宵感旧

金朝段成己

金吾不禁夜,放箫鼓,恣游遨。被万里长风,一天星斗,吹堕层霄。御楼外、香暖处,看人间、平地起仙鳌。华烛红摇勒,瑞烟翠惹吟袍。老来怀抱转无聊。虚负可怜宵。遇美景良辰,诗情渐减,酒兴全消。思往事,今不见,对清尊、瘦损沈郎腰。惟有当时好月,照人依旧梅梢。
  

念奴娇 送范季沾还云门

金朝蔡松年

范侯别久,爱孤松老节,癯而实茂。碧玉莲峰三岁主,添得无边鲜秀。月魄澄秋,花光炯夜,还共西风酒。酒前豪气,切云千丈依旧。客舍老眼才明,凝神八表,不肯留风袖。留得惊人三昧语,珠璧腾辉宇宙。茅屋云门,苍官青士,岁晚风烟瘦。软红尘里,为予千里回首。
  

满江红 舅氏丹房先生,方外伟人,轻财如粪

金朝蔡松年

能用之。时时出烟霞九天上语,醉墨淋漓,摆落人间俗学,自谓得三代鼎钟妙意。今年以书抵仆,言行年七十,精力愈强,贫愈甚,知大丹之旨*?鳎?馐乖绯擅餍愎榧疲*以供其薪水之费也。作满江红长短句,以发*ю镆恍υ*玉斧云孙,自然有、仙风道骨。眉宇带、九秋清气,半山晴月。入手黄金还散尽,短蓑醉舞青冥窄。向大梁、城里觅丹砂,聊为客。惊人字,蛟蛇活。借造物,驱春色。问别来挥洒,几多珠璧。合眼梦魂寻故里,摩挲明秀峰头碧。看归来、都卷五湖光,杯中吸。
  

鹧鸪天 莫春之初,会饮卫生袭之家。酒酣,

金朝段克己

者知吾辈之所乐也幼岁文章已自豪。皤然犹记两垂毛。从教酒债生前有,莫待诗瓢死后漂。三万日,六千朝。百年强半是羁骚。须君自制黄脍,醉我新笋玉色醪
  

论诗三十首·二十五

金朝元好问

乱后玄都失故基,看花诗在只堪悲。
刘郎也是人间客,枉向春风怨兔葵。
评论  组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