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鸡鸣

先秦佚名

鸡既鸣矣,朝既盈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
东方明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
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九游庶予子憎。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公鸡喔喔已叫啦,上朝官员已到啦。”“这又不是公鸡叫,是那苍蝇嗡嗡闹。”
“东方曚曚已亮啦,官员已满朝堂啦。”“这又不是东方亮,是那明月有光芒。”
“虫子飞来响嗡嗡,乐意与你温好梦。”“上朝官员快散啦,你我岂不让人恨!”

注释
朝:朝堂。一说早集。
匪:同“非”。
昌:盛也。意味人多。
薨薨(hōng 轰):飞虫的振翅声。
甘:愿。
会:会朝,上朝。且:将。
无庶:同“庶无”。庶,幸,希望。予子憎:恨我、你,代词宾语前置。

鉴赏

  自汉迄今,对《鸡鸣》的阐释大致经历以下三种不同的方式:第九游一种是“诗人介入式”的解读方式,以唐代孔颖达的《毛诗正义》最为典型,其句读为:“鸡既鸣矣,朝既盈九游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九游矣,朝既昌矣。”匪东方则明,月出之光。“虫飞薨薨,甘与子同梦。会且归矣,无九游庶予子憎。”孔颖达认为,《鸡鸣》首次两章上两句为夫九游人之言,下两句是诗人对夫人话语的评判。卒章皆为夫人之辞。在诗中,始终是夫人在说话,男子没有言语,诗人介入其中,起解说作用。第二种是“半联句体”解读方式,以清代方玉润《诗经原始》为代表,其句读为:“鸡既鸣矣,朝既盈九游矣。”“匪鸡则鸣,苍蝇之声。”“东方明矣,朝既昌矣。”九游“匪东方则明,

创作背景

  关于此诗的背景,《毛诗序》以为是因“思贤妃”而作,说:“(齐)哀公荒淫怠慢,故陈贤妃贞女夙夜警戒相成之道焉。”宋朱熹《诗集传》则以为是直接赞美贤妃。而宋严粲《诗缉》以为是“刺荒淫”,清崔述《读风偶识》以为是“美勤政”,清方玉润《诗经原始》以为是“贤妇警夫早朝”。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187-188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187-188
猜您喜欢

子桑琴歌

先秦先秦无名

父邪母邪。天乎人乎。
诗经  写人  

周颂·丝衣

先秦佚名

丝衣其紑,载弁俅俅。自堂徂基,自羊徂牛,鼐鼎及鼒,兕觥其觩。旨酒思柔。不吴不敖,胡考之休。
诗经  祭祀  

终风

先秦佚名

终风且暴,顾我则笑,谑浪笑敖,中心是悼。
终风且霾,惠然肯来,莫往莫来,悠悠我思。
终风且曀,不日有曀,寤言不寐,愿言则嚏。
曀曀其阴,虺虺其雷,寤言不寐,愿言则怀。
诗经  闺怨  民谣  

有女同车

先秦诗经

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将翱将翔,佩玉琼琚。
彼美孟姜,洵美且都。

有女同行,颜如舜英,将翱将翔,佩玉将将。
彼美孟姜,德音不忘。
诗经  咏物  怀古  

商颂·殷武

先秦佚名

挞彼殷武,奋伐荆楚。深入其阻,裒荆之旅。有截其所,汤孙之绪。
维女荆楚,居国南乡。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享,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
天命多辟,设都于禹之绩。岁事来辟,勿予祸适,稼穑匪解。
天命降监,下民有严。不僭不滥,不敢怠遑。命于下国,封建厥福。
商邑翼翼,四方之极。赫赫厥声,濯濯厥灵。寿考且宁,以保我后生。
陟彼景山,松伯丸丸。是断是迁,方斫是虔。松桷有梴,旅楹有闲,寝成孔安。
诗经  祭祀  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