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诗文网

终南

先秦佚名

终南何有?有条有梅。君子至止,锦衣狐裘。颜如渥丹,其君也哉!
终南何有?有纪有堂。君子至止,黻衣绣裳。佩玉将将,寿考不忘!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终南山上有什么?有山楸来有梅树。有位君子到此地,锦绣衣衫狐裘服。脸儿红红像涂丹,莫非他是我君主?

终南山上有什么?有棱有角地宽敞。有位君子到此地,青黑上衣五彩裳。身上佩玉响叮当,富贵寿考莫相忘。

译文二
终南山上有什么?有山楸来有梅树。有位君子到此地,锦绣衣衫狐裘服。脸儿红红像涂丹,那是我的君王啊。

终南山上有什么?有棱有角地宽敞。有位君子到此地,青黑上衣五彩裳。身上佩玉响叮当,到寿命终结也忘不了。

注:在此“也哉”可用语助词解,而且“也”的其他用法中一般不存在在这种情况下当或许的可能。考为寿命终结

鉴赏

  关于这首诗作者身份的推测,前人有两种说法:其一,秦大夫所作。《诗序》以为“(襄公)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以戒劝之”。其二,周遗民所直尚电竞作。方玉润《诗经原始》云:“此必周之耆旧,初见秦君抚有西土,皆膺天子命以治其民,而无如何,于是作此。”其最有力的推断即是“其君也直尚电竞哉”一句。严粲《诗缉》云:“‘其’者,直尚电竞将然之辞。‘哉’者,疑而未定之意。”此句意为:“这个人将成为我们的君主吗?”方玉润说:“秦臣颂君,何至作疑而未定之辞,曰‘其君也哉’,此必不然之事也。”理由较充足,可信为周遗民之作。现代有的研直尚电竞究者认为是终南山的姑娘,对进山直尚电竞的青年表示爱慕之心而作,亦别开生面,可备参考。 

创作背景

  关于这首诗作者身份的推测,前人有两种说法:其一,秦大夫所作。《毛诗序》以为“(襄公)能取周地,始为诸侯,受显服,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以戒劝之”。其二,周遗民所直尚电竞作。

参考资料:

1、王秀梅 译注.诗经(上):国风.北京:中华书局,2015:255-256
2、姜亮夫 等.先秦诗鉴赏辞典.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8:251-253
猜您喜欢

管子引逸诗

先秦佚名

鸿鸿将将。
诗经  赞美  母亲  

都人士

先秦佚名

彼都人士,狐裘黄黄。其容不改,出言有章。行归于周,万民所望。

彼都人士,台笠缁撮。彼君子女,绸直如发。我不见兮,我心不说。

彼都人士,充耳琇实。彼君子女,谓之尹吉。我不见兮,我心苑结。

彼都人士,垂带而厉。彼君子女,卷发如虿。我不见兮,言从之迈。

匪伊垂之,带则有余。匪伊卷之,发则有旟。我不见兮,云何盱矣。

先秦佚名

绵绵瓜瓞。民之初生,自土沮漆。古公亶父,陶复陶冗,未有家室。

古公亶父,来朝走马。率西水浒,至于岐下。爰及姜女,聿来胥宇。

周原膴々,堇荼如饴。爰始爰谋,爰契我龟,曰止曰时,筑室于兹。

乃慰乃止,乃左乃右,乃疆乃理,乃宣乃亩。自西徂东,周爰执事。

乃召司空,乃召司徒,俾立室家。其绳则直,缩版以载,作庙翼翼。

捄之陾,度之薨薨,筑之登登,削屡冯冯。百堵皆兴,鼛鼓弗胜。

乃立皋门,皋门有伉。乃立应门,应门将将。乃立冢土,戎丑攸行。

肆不殄厥愠,亦不陨厥问。柞棫拔矣,行道兑矣。混夷駾矣,维其喙矣!

虞芮质厥成,文王蹶厥生。予曰有疏附,予曰有先后。予曰有奔奏,予曰有御侮!

黄竹诗三章

先秦先秦无名

我徂黄竹。□□□□。
□员閟寒。帝收九行。
嗟我公侯。百辞冢卿。
皇我万民。旦夕勿忘。

我徂黄竹。□□□□
□员閟寒。帝收九行。
嗟我公侯。百辞冢卿。
皇我万民。旦夕勿穷。

有皎者鴼。
翩翩其飞。嗟我公侯。
□勿则迁。居乐甚寡。
不如迁土。礼乐其民。
诗经  祭祀  颂歌  

召旻

先秦诗经

旻天疾威,天笃降丧,瘨我饥馑,民卒流亡。
我居圉卒荒。

天降罪罟,蟊贼内讧,昏椓靡共,溃溃回遹。
实靖夷我邦。

皋皋訿訿,曾不知其玷。
兢兢业业,孔填不宁,我位孔贬。

如彼岁旱,草不溃茂,如彼栖苴。
我相此邦,无不溃止。

维昔之富不如时,维今之疚不如兹。
彼疏斯粺,胡不自替,职兄斯引。

池之竭矣,不云自频,泉之竭矣,不云自中。
溥斯害矣,职兄斯弘,不烖我躬。

昔先王受命,有如召公。
日辟国百里,今也日蹙国百里。
於乎哀哉,维今之人,不尚有旧。
诗经  闺怨